守序善良的299

白夜追凶双关周all周/八团坑中,杂食,主横雏,大山田/84/其实我发现自己团内21个cp好像都能吃了/叶蓝/黄喻/韩张/all江/方邰
节操丧失/脑洞奇妙/文笔渣/图力负五

【周江】大概就是个古风的脑洞,题目神马的就让他浮云吧

大概就是开了个丧心病狂的脑洞。。。 炒鸡OOC啊,然后还有副队被强的【而且不是被小周【。的情节。。慎入啊务必慎入啊。。里面一些打仗的细节大家就别计较了。。窝就是个兵法历史盲。。QAQ

===================================================   

   东方既白之时,白翎尾的箭矢,带着冷光,划破天际。江波涛裹了裹披风,迎着冬夜的冷风上了城墙,搓了搓痒到骨子里的手指,江波涛才把笼在袖筒里的手伸出来检查钉在大梁上呈三角的箭矢。

   抚过箭身,手指艰难地摸索了一阵才确认箭身上的暗号,江波涛亲自拔下三支箭插到腰间小型的箭筒里,对旁边守城的百夫长说:“开门吧。”江波涛扶着墙,下脚缓慢的下了城楼,楼下周泽楷已经立马在侧等候多时了。

   周泽楷看到江波涛过来了刚打算下马,江波涛走到近前摆了摆手说:“小周,先回营。”周泽楷点点头,伸出手一把将江波涛拉上马,沉重的护甲带着浓郁的腥气,混着尸臭,江波涛的胸骨被突出的棱角硌得难受。

    手环过周泽楷的腰,在周泽楷的掌心划着:吴有变。周泽楷不动声色的打马加速,甩开后面跟着的亲卫,率先回到大营。周泽楷下马后,才返身把江波涛抱下马。两人前后钻进周泽楷已经点起炉子将将暖和起来的帐篷,江波涛熟门熟路从周泽楷的案几旁摸出纸和炭笔,人就着坐在周泽楷怀里的姿势趴在桌上,手下不停嘴上却说:“小周,今夜突袭可有斩获?”吴城已变,刘皓投敌【别说怎么老是白告,因为就他看起来比较像反派】。周泽楷摇头道:“损兵十五人。”粮草已截,雷山雾峰东三里。

  “下官明白,小周你休息吧。”江波涛转身搂住周泽楷的脖子,脸颊贴上周泽楷的颈项。外面突然传来卫兵传令的声音:“周将军,早膳已备好。”江波涛和周泽楷对视一眼,江波涛靠近周泽楷的怀里哑着嗓子喊:“拿进来!”

   端早饭进来的卫兵看见被周将军圈在怀里,削肩半露,正自提拉衣襟的江波涛,眼神闪烁,随后放下不算丰盛的饭食就退了出去。江波涛听着动静赶忙拉好衣领,哆嗦着从周泽楷的怀里起来,拍拍棉袍下摆说:“下官告辞了。”周泽楷伸了伸手,又收了回去,一起吃早饭么?这句话周泽楷没有一次有机会说出来,不过现在营里粮草吃紧,后勤辎重并没有完全跟上,就连一军统帅都只是几个馍馍,一碗稀粥,小碟咸菜的待遇,留江波涛一起肯定是吃不饱的。

   周泽楷食罢,便和衣歇下,连夜带着亲兵对城外驻扎的敌军进行骚扰,还要奔袭绕至后方断其粮草,饶是神勇如周泽楷都吃不消,吴城刘皓投敌以后,周泽楷这里就会面临三面受敌的危险,对方一副对周泽楷守城志在必得的样子,今夜突袭的时候对方营帐虽然保持井然有序的纪律,然而兵卒的斗志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削减。

   江波涛和周泽楷驻守易守难攻的栖霞城,该城依山而建,地势险要,是直插腹地前至关重要的隘口。有人说当今昏庸,非要派个媚上惑主的狐媚军师江波涛来辅佐年轻有为声名赫赫的小周将军,凡是见过江波涛真人的人都说他能爬上小周将军的卧榻定是使了什么妖法,要不然小周将军怎么会看上一个没几分姿色的瘸子?

   即便如此,江波涛依然随着周泽楷到了栖霞城,没守多久,叛乱骤起。栖霞城自古兵家必争之地,从祸乱初始,便时时处于危机之中,然而栖霞城中却传出周泽楷不理军务和军师江波涛夜夜笙歌,毫不避讳,纵使偶有出战,也只是夜间突袭骚扰,并无重创。直至刘皓叛变投敌,栖霞城的防御虽无大的漏洞,却在他人眼里毫无建树,漏洞百出。

   江波涛从周泽楷的营帐里钻出来天已经蒙蒙亮,他下意识地裹了裹身上的斗篷,朝旁边的守卫笑笑,便就着微光摸回了被排到营地外侧的帐篷,离周泽楷的主帐差不多横穿了半个营区。巡逻的兵士看着脚步虚浮摇摇晃晃回去的江波涛,小声发出讥笑,甚至有人当着江波涛的面淫言秽语,江波涛好像没听见似的,一门心思回自己的帐篷,大家看他不理也就习以为常的散了。

   摸回营帐,就看见陪伴自己多年的书童杜明【杜明大大原谅我。】随手扒拉着炉子里的炭火:“少爷,他们又扣我们的份例!”江波涛笑笑:“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最近后勤这块儿吃紧,还让你跟着我一块儿受苦,真对不住啊。”杜明撇撇嘴,知道自家少爷不愿意多说什么,然后磨磨唧唧的端出早膳:“少爷,你也跟周将军说说啊,分给我们这儿的早膳都不够吃。”江波涛看着眼前两个干瘪的馍馍,一碗清可见底的稀粥,只得说:“哎,你也知道现在粮草这块儿不好嘛,再熬段时间就好了哈,乖,别再和伙房的火头兵打架了,你这小身板儿又打不过人家。"

   杜明嘟着嘴看着自家少爷骨节肿大开裂流脓的手,只能心疼的去翻有没有剩下的冻疮膏。江波涛吃了一个馍馍,喝了两口粥就说自己吃不下了,把剩下的推给杜明说:“哎,最近没有好吃的我都没什么胃口,看在你还在长身体的份上剩下都便宜你了,我先睡会两个时辰,到了点叫我啊。”不理杜明嚷嚷着少爷你也吃太少了的抱怨,裹着斗篷就躺下了。杜明过去一看,发现江波涛已经睡得呼呼地,只能气哼哼的把剩下的馍馍和粥喝了,端着东西还回伙房。

   按部就班的过了两日,栖霞城下重兵集结,刘皓带着他投敌的亲兵杀到了栖霞城,领了攻下栖霞城的帅印,刘皓投敌后还没有什么战功,急于树立威信的刘皓就整兵在城门下叫阵,正儿八经的喊了一阵儿见没人搭理他,于是荤素不忌讳什么都喊出来了,什么周泽楷断袖,交出你的姘头饶你不死都喊出来了。本来没指望这样有效的刘皓却在此时看见城门开了。一个人慢悠悠的骑着小毛驴出来了,刘皓抬手让弓箭手们把弓箭放下,有些迟疑大喊:“来着何人?”

   靠在前面的传令兵回来跟刘皓说,周泽楷的军师江波涛骑着小毛驴单枪匹马的出来了。等江波涛骑到阵前,刘皓还在怀疑有诈:“江波涛你一个兔儿爷出来作甚,难不成周泽楷那小鬼真怕了他爷爷我把姘头放出来求我放他一马?哈哈哈哈哈!!”江波涛悠悠道:“刘将军好生聪明,周将军嫌我年老色衰,败坏名声,发现我竟还有此等保命之效,便马上赶我出来了。”

    刘皓想了想说:“你有诚意就脱光衣服来见我!”江波涛没有犹豫,坐在毛驴上慢慢脱了起来。刘皓此时看见城楼上周泽楷在上面看着底下,便毫不客气:“哟!小周将军很识大体嘛!回头我刘皓定留你一命送你去见秦王!”周泽楷不语,只是看着底下江波涛一件一件的在阵前褪下衣衫,先是每日都不想离身的斗篷,然后是外面的棉袍,中衣,里衣……里衣刚解了衣带,就被刘皓打断了:“够了!你过来!”江波涛只得又系好里衣的衣带,抱着手臂,骑着毛驴踱到刘皓近前,刘皓不是第一次见江波涛,但是看江波涛形销骨立,两颊微凹,手上冻疮遍布,暗自揣测这栖霞城必定粮草告罄,要不然怎么能把周泽楷自己的姘头养得这般不讲究。已有信心的刘皓让人把江波涛带下去,自己继续留在栖霞城门口叫阵,周泽楷见江波涛被带走了,就下了城楼,没再出现。刘皓叫了半天阵见没人搭理,就留下副将继续围城门,自己带着亲兵回了主帐看看江波涛玩儿的什么花样。

   江波涛被绑在刘皓的主帐,身上除了一件里衣,就是最开始脱下的斗篷,毕竟不能把人冻死了,江波涛干枯的长发散在地上,双手被绑在身后,一副嫉恨的模样。刘皓一把攫住江波涛尖的能扎手地下巴,把江波涛的脸抬起来,江波涛笑着看刘皓,但是眼神里却是藏不住的深深的嫉恨,刘皓觉得有门儿,于是手下力道放松,拍拍江波涛的脸颊说:“瞧周泽楷把你养的,怎么成这幅德行了?京里见你的时候尚有几分姿色,现在真是充妓都没人要,难怪周泽楷不要你了。”江波涛笑:“周泽楷又不笨,用我一个没什么用的废人换一条命岂不划算?哼,可惜他太小看我了。”刘皓挑眉:“哦?难不成你还带出什么军情?“

   “将军你知我夜宿主帐,再不受待见也挂着军师的职务,周泽楷想瞒我多少也露出来点什么。”江波涛尽力让自己笑得好看点,但是这讨好的笑容多少有些变形。刘皓让人解了江波涛的束缚,江波涛揉揉手腕,抓过笔,人恨不得贴在纸上才画完左近地图的雏形,画了几个点:“我怀疑周泽楷在这几个地方屯了粮草和小股精兵,不信你可以派人探查,若我所猜没错,必当有所斩获。"刘皓挑眉,犹豫片刻:“本将凭何听信你一面之词?”江波涛只得道:“将军不信我,何不派人一试?此图中有几处离大营并不算远,很快便能证实在下所言非虚。如果将军不愿意,江某可以带人前去?将军你背后时常挂在营帐的胆略兼人的横批还在背后呢。”刘皓想到什么似的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江波涛,原来你真成半个废人了!!不仅是个瘸子还是个瞎子!难怪周泽楷不要你了!”江波涛无奈地摸了摸眼睛,心想这下完蛋了。结果刘皓却话头一转:“周泽楷不仅害你成了瘸子,还让你成了瞎子,不怪你恨他。”然后他就招来亲兵耳语两句,亲兵收走地图便带人下去了。

   刘皓把江波涛拘在自己的帐篷里等消息,亲兵很快回报,雷山上确实屯有小股部队和粮草,江波涛的情报并没有错。刘皓大笑,搂过江波涛,把玩着江波涛开裂留着脓血的手,吩咐人赶紧请医生过来给江波涛看手,还让人端上吃食好吃好喝的给江波涛伺候着,江波涛既然敢投诚,必定不会只有这么一点情报,想保命,江波涛肯定还有后手,刘皓在心里默默想着。低头看着江波涛柔顺的靠在自己怀里,垂着头颅,露出细长的脖颈,毫无防备地样子让刘皓一阵心痒。

   带着兵深入雷山一路清剿周泽楷暗地屯的兵和粮草,刘皓分出了手下近两成的兵力,雷山山脉绵长,搜寻困难,但是想到栖霞城现在粮草吃紧,若所屯粮草被毁,栖霞城必将不攻自破,刘皓就不再那么小心节省兵力,而是大胆的分出了两成精锐进了雷山。

   三天过去,江波涛每日歇在刘皓的营帐里,刘皓看着江波涛缓过来似的,比来时气色稍显红润,大概是这两天汤药吃食伺候着,身体有了点起色。就在第四天,栖霞城城门打开,周泽楷的副将吕泊远带着人出来叫阵了,看来栖霞城真的撑不住准备一搏,刘皓大喜,两军对垒,吕泊远率军折腾不到半日便隐隐溃败,周泽楷带着人出来接应,也被刘皓大军压回栖霞城,吕泊远先锋部队溃散,阵型冲散,大量的士卒胡乱的往两边冲泡,刘皓大喜过望,急忙带兵冲进城内,完全没想到周泽楷竟然这样愚蠢,不过想想每日耽于男色的人能有什么能耐,杀之傍晚,周泽楷的残部就被杀出城外,刘皓带着江波涛回了栖霞城,为了配合叛乱军所谓仁政,并没有扰民。刘皓一入栖霞城,晚间便搂着江波涛在昔日周泽楷扎营的地方办起了小型的酒宴,考虑到名声,并没有大肆玩乐。

   刘皓抱着江波涛,看着江波涛喝了点酒酡红着脸软着身子光着脚趴伏在自己身上,稍显畸形的左腿被袍子盖住,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诱人多了,刘皓喝了酒,借着酒意挥退众人,一个翻身就把江波涛压在地上,胡乱地脱江波涛的衣服,江波涛顺服的帮着酒醉的刘皓解开自己的衣袍,也动手快速脱着刘皓的衣服。刘皓摸了把江波涛的下身,就扶着自己大力捅了进去,江波涛的下身马上涌出鲜血,疼的江波涛死死咬紧牙关,一只手抽搐似的乱抓起几上的酒盏,刘皓醉意上头,毫不怜惜的在江波涛体内抽插,江波涛撇着头,听着窗外打更的声音悠悠传来,突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他一只手插进刘皓披散的发间,艰难的抬起上身在刘皓耳边着魔地低语:“永别了,刘将军。”

   正在高潮中的刘皓,突然脖子一凉,映入眼中最后的光,就是江波涛手中短刀天链那抹嗜血的寒光。江波涛失去力气一般,手中的天链哐当掉在地上,拼着劲儿把刘皓的尸体从自己身上推开,结果不小心一个翻身跌到塌下。

   正在此时,城中火光四起,真正的战役现在才打响,先前那么长时间的埋伏和计谋,终于整个暴露在明面上,城外周泽楷把战线绵长成线在雷山中搜缴的刘皓部截断打击,很快这几千人就散在了山林里生死不知。城中大军被吕泊远,吴启方明华等人埋伏在城中民居的精锐集结突袭,城门很快失守打开,囤在城外的周泽楷大军才杀了个回马枪,内外夹击把刘皓的几万兵扑杀。而且刘皓本人在战役初始就被江波涛击杀,群龙无首,各自为政,不听命令,也是刘皓部几万人这么快溃散的重要原因。

   周泽楷杀回城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击杀刘皓,结果等他带人突袭到大营,就发现大营已经乱了,等他找到主帐,就看见刘皓被扎了血窟窿的尸体,和塌下浴血的天链,江波涛不知所踪。周泽楷拾起地上的天链插在腰间,转身头也不会的出了主帐。

   一直到清扫战场,清点俘虏,才终于有人找到江波涛,江波涛居然躲在刘皓的医帐里。江波涛失血过多,找到的时候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腿上的伤口草草包扎了一下,但是豁开近乎整个小腿的狭长伤口,即便没有伤到主要经脉,依然是危及生命的伤口。

   但是找到江波涛的人并没有马上上报这件事情,只是把他当作战俘进行了清点,谁叫江波涛投敌名声在外,而且原来在军中就名誉尽毁。杜明倒是知道了,但是没有办法,看到江波涛腿上的伤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杜明只是一个书童,随从,哪有什么话语权。只能在俘虏营的医帐里抓着自家少爷的手,听少爷迷迷糊糊的絮叨什么一定要告诉小周回去以后早点娶房媳妇儿生个大胖小子,絮叨着絮叨着说自己困了想睡了,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合上,歪着脑袋,睡着一般,躺在长满臭虫的草席上。

   杜明抱着江波涛喊:少爷你醒醒,你醒醒啊,周将军来看你了!来看你了啊!但是江波涛只是挂着笑靠在杜明的怀里,没有再反驳杜明:小明别乱说话,小周才不会来看我呢。

  杜明抱着江波涛,木木呆呆的往外走,巡逻的卫兵认识杜明,知道这是江波涛的书童,看他抱着个无知无觉浑身是血的人,也就没拦他。杜明晃晃悠悠的出了营,然后偷了一辆马车,带着江波涛出了城,消失在了进雷山的小道上。

  周泽楷一直等着江波涛的消息,知道有人来回报说看到江波涛的书童出城,才觉察不对。参与了计划的吕泊远赶紧传人来问是怎么回事儿,这才知道江波涛原来找到了,被关到了战俘营的医帐,从小腿取出天链击杀刘皓的江波涛肯定受了重伤,那么努力地爬到了敌军医帐,想要活下来,结果却……周泽楷一语不发的赶到战俘营医帐,看着已经被别人占走的草席,周泽楷只觉得天旋地转,腰间的天链重有千斤。

  等带着人在雷山找到杜明的时候,杜明晕在路边,驾着的马车掀翻在旁,血迹蔓延,但是车里的江波涛却不知所踪,周泽楷一直沉默,沉默地摇醒杜明,沉默地听着杜明说他家少爷嘱咐自己一定要回去娶妻生子,沉默地看着一地血迹,沉默地坐在血迹旁把玩天链,沉默地跟着吕泊远回了栖霞城,沉默地在江波涛之前那个偏远且炭火不足的狭小帐子里枯坐三天。

   江波涛江波涛江波涛,短短半月不到,思念成狂,周泽楷亲吻着天链,想着他们两人甚至不曾交换过一个亲吻。每次亲近都是江波涛主动地逢场作戏,做给奸细看,做给全营的人看,还有做给自己看,原来全营的人都知道江波涛爱着周泽楷,而周泽楷只当这是江波涛为了战争胜利付出的代价。牺牲名誉,牺牲色相,牺牲肉体,最后牺牲自己,一步一步献祭。

   周泽楷这次大捷是踩着江波涛的血肉灵魂一步一步踏上来,回去后周泽楷必将一改庶子身份,加官进爵,咸鱼翻身,得到重用。但是,周泽楷想,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有人比江波涛更爱自己了,自己也不会找到比江波涛更爱的人了,然而他们之间最多的亲近只是几个贴面和缱绻的耳语。周泽楷不曾宣之于口的爱意,江波涛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的爱意,明明那么深,却像鱼刺,如鲠在喉,吐不出,咽不进。

    班师回朝,封侯拜相,周泽楷一路平步青云,却大胆拒绝了赐婚,已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老套借口,然龙心大悦,一个没有子嗣的异姓侯掀不起风浪。

   雷山以北,长年冰封的昆吾山脉,云鼎峰上,一个青年瘸着腿,拄着拐杖悠闲地踱到院子的躺椅旁,用拐杖敲敲躺椅说:“张新杰,今天有什么新消息?”张新杰揉了揉睛明穴:“江波涛,你伤还没好全别乱跑,请注意遵守医嘱。”旁边的喻文州端着茶说:“你家小周将军封了异姓侯,甩了皇帝老儿赐婚的脸子。”正在捣药的肖时钦贴心道:“江波涛你伤养好了要回去刚好帮我实验下最新的滑翔翼和自走车。”房顶上吧嗒着烟的叶修不以为然:“小事情,你省省吧,别让江波涛把另外一条腿也给摔瘸了。”在院里拿着笤帚扫地的王杰希拿扫把指着叶修大喊:“混蛋叶修小心把房子烧了!”

   三年后,周府外,一个青年摸索着收起一辆造型怪异的车子,给门房递了拜帖,正在等回应呢,青年就被人从身后抱住。青年笑道:“小周不穿护甲抱起来舒服多了。”

===================================================

这篇特别丧心病狂。。本来想BE的。。但是窝怕被追杀。。所以最后让神医修仙心脏组跑出来挽回了大局!!!!【心脏组赛高!】然后这一对终于可以HE了。。就是一个古代无口和一个不自信心脏两个人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结果互相虐的死去活来的故事。。_(:з」∠)_。。话说快200粉了。。200粉来点梗回馈吧。。最近满脑子都是虐梗不写不爽的窝【。谁来给我发糖(¯﹃¯)

   

     

   

    

评论(16)
热度(52)

© 守序善良的29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