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序善良的299

白夜追凶双关周all周/八团坑中,杂食,主横雏,大山田/84/其实我发现自己团内21个cp好像都能吃了/叶蓝/黄喻/韩张/all江/方邰
节操丧失/脑洞奇妙/文笔渣/图力负五

【脑洞】魔法剑士江波涛_(:з」∠)_

这里是离王都有着万里远的乡下小镇,小镇上人口不多,管理的领主是个老好人。如今正是秋收,镇上一片祥和忙碌的景象,小镇没什么流动人口,外地人在镇子上显得十分打眼。

于是,忙着在村口给小朋友们讲龙与战斗法师故事的男人时常被村里的成年人用怀疑的目光扫射。毕竟男人虽然勉强保持的整齐的衣冠,但是斗篷里隐隐露出的血迹让人生疑。

男人腰侧挂着一把短剑,剑鞘严严实实的包裹在皮革中,剑柄也被粗麻布草草裹住,整体看来男人像是个落魄游侠,在村子之间游荡,过着刀尖舔血,漂泊无依的生活。

“……那个名叫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的武器却邪是把刻满了符咒的魔法武器,只有这样的武器才能刺穿龙族的皮肤……”男人故意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向小朋友们卖着关子。

"呿,少骗人了!世界上早就没有什么魔法师了!魔法早就消失了!骗子!”突然有个稍大的小孩儿从旁边蹿出对着男人叫嚣。其他的小孩儿也跟着嚷嚷起来。男人没有恼,只是弯起嘴角笑笑。说故事的男人平时看起来并不多么英俊,但是笑容却十足迷人,走南闯北出来的潇洒气质是从出生就长在镇上的男人没有的。

小孩儿们在大孩子的带领下做鸟兽散,男人拍了拍粘在屁股上的稻草,慢悠悠的站起来,走到旁边的杂货铺问百无聊赖摇着扇子的胖妇人:“请问这位美丽的女士,镇上的医馆在哪儿?”

妇人抬起眼皮闲闲的看了男人一眼,用扇尖指了个方向。男人笑着谢过,拎起不知多重的皮包袱消失在小小的窗前。妇人打了个呵切,生活并没有因为一个奇怪男人的出现而泛起任何波澜。

男人走到医馆,医师正抱着大黄猫在门口的摇椅上假寐。男人呼和一声:“老方!挺惬意啊!”医师抱着猫依然闭目养神,连摇动椅子的速度都没有变:“嗯,来了啊?出镇子往南骑马走三天就到地儿了!药在桌子上你自己去拿吧。”男人不客气的朝慵懒的医师挥了挥手,蹬着皮靴啪嗒啪嗒的踩在木头台阶上进屋。

医师在扬起的尘土中丝毫不觉,依然自在的抱着猫打瞌睡。等男人拿着药走远了,医师才慢慢悠悠的对猫说:“无浪已经出现了,想必一枪穿云也不远了吧,啧啧,阿黄啊,没几天好日子过喽!”挠了挠猫下巴,医师继续晒着午后不算烈的太阳一派悠然。

被医师称为无浪的男人,此时正骑着马晃悠在土路上,手上拿着地图一筹莫展。“啧,老方给的消息也太模糊了,看来只能先和小周他们会和一起上路了。”男人把地图塞到外衣内衬,溜溜达达找着露营地。等天色逐渐按下来,男人才在河边找到一块儿较为开阔的地方扎营。

夕阳落上的一刹那,一道刺眼的光柱突然冲天而起,光柱呈剑型直至苍穹,方圆百里都能看见。是夜,男人靠着自己的包裹睡的正香,林子里静悄悄的没声儿,陡然间“嘭!”一声轻响在男人三米远处。本来睡着的男人闪电般抬手抓住了什么,反手在手里摸了摸,这才慢慢腾腾的坐起来。林子里走出来两个人,无浪无奈道:“小周不要每次打招呼的方式都这么特别嘛,外一我哪天没有开波动阵怎么办?”刚刚愣了愣说:“不会的。”

无浪笑了笑,撤去波动阵让二人近身。到来的另一个男人坐下来喝了口水就迫不及待问道:“副队!离遗迹还有多远啊?”无浪摸出地图:“根据笑歌自若说的来看应该就在附近了,这段时间魔法波动特别明显,应该不难发现。”

被唤作的小周的男人沉默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器,无浪二人商讨完后便各自靠着石头,无浪轻轻的摸着腰侧的短剑,另一只手手指灵活的变化着造型,一个简单却不失生气的光球出现在手中,照亮一方营地。

本来消失的魔法重现天日,本不该出现的英雄一个个出现,本不能相爱的人们走到了一起,天下将乱,异象尽显,大概就是一群草根或者不是草根的人成为英雄或者狗熊的故事吧_(:з」∠)_

是个脑洞。。。像试试正剧乱世背景之类的_(:з」∠)_OOC不要揍我!


评论(4)
热度(11)

© 守序善良的29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