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序善良的299

白夜追凶双关周all周/八团坑中,杂食,主横雏,大山田/84/其实我发现自己团内21个cp好像都能吃了/叶蓝/黄喻/韩张/all江/方邰
节操丧失/脑洞奇妙/文笔渣/图力负五

【粮食向】大端高中鸡飞狗跳的日常

现代paro,高中生日常。可能会有CP向吧【。先写着。

=====================================

1.关于抄作业

      天蒙蒙亮,穆如寒江就出门了,入秋以后天亮得晚,晨训的日程却雷打不动。刚下楼,迎面就看剃着寸头也不嫌冷的硕风和叶,左手一提包子,右手一兜豆浆。

      “嘿,够兄弟哈。”

        穆如寒江接过硕风和叶递来的包子豆浆塞进书包。硕风和叶搓搓手,鄙视地看穆如寒江脖子上的围巾:“你们这些中州人就是不抗冻,这才几度啊你就裹得这么严实。”

       “我也不想啊,我刚想出门我大哥就按住脑袋给我戴上的。”

        想起穆如家过保护的大哥,两人齐齐在秋风里打了个哆嗦,吸溜鼻涕蹬起自行车往学校去。

        硕风和叶是大端高中从瀚州挖来的篮球体育特长生,穆如寒江刚入校也被拉去了校队坐板凳。就算是板凳队员,训练也不能缺席,他俩同班还住得近,谁先起床谁带早饭的规矩更是让两人飞速发展出了深厚的塑料兄弟情。

        晨练结束以后就是两人每天最紧张的时候,硕风和叶先忙活起来,从穆如寒江的书包里翻作业,穆如寒江不是说学习不好,重点是丫偏科偏的他老子穆如槊满头包,寒江的哥哥们哪个不是品学兼优科科拔尖,到了穆如寒江倒好,语数外,语文外语科科飘红,物化生,物化倒还好,就是那个生物从没出过班上倒数。当然比起他的好兄弟——门门都在挂科边缘的硕风和叶,穆如寒江觉得自己学习一点都不差。

      硕风和叶忙着抄数学化学作业的时候,穆如寒江就在门口翘首以待自己其他几科的作业什么时候能来。

      终于等到睡眼惺忪的牧云笙踏入教室大门,穆如寒江就和窜天猴似的,蹭到人家身边,给牧云笙左手塞上牛奶,右手塞上包子,他自己双手接过牧云笙的书包转身就跑。牧云笙也不说话,木然地唆上一口还热乎的牛奶,慢悠悠踱到自己的座位上,桌上摊开本不知道什么的闲书“修仙”。

      他身后那对难兄难弟倒是忙乎的热火朝天,试卷扔地满桌都是。穆如寒江飞快的抄完自己搞不定的部分,美滋滋地一边吃包子一边指着硕风和叶蚯蚓似的字骂:“诶诶,又抄错了!那个不是lamda,是z!”

      硕风和叶就和撵苍蝇似的挥手说:“管他是lamda还是z,反正老师会自己解读的!”

      好不容易作业交齐,硕风和叶就和被掏空了身体一样瘫软在座位上,直到中午吃饭才会活蹦乱跳又是一条好汉。

      然而天不遂人愿,课间操的时候三个人都被老师叫到外面去训话,生物老师兼班主任的龙老头摇头晃脑:“你们两个傻子,每天都抄人家牧云笙的作业,今天也太过分了,这么简单的循环系统都能错,穆如寒江似懂非懂瞎抄一气,硕风和叶抄的更是狗屁不通,统统给我罚跑去。”

    穆如寒江和硕风和叶愣了一下,穆如寒江小心翼翼地指了指牧云笙:“他,他也要啊?”

    龙老头没好气的哼道:“对啊,快去,不跑完不许回来上课。”

    牧云笙倒是好脾气的摆摆手说没事儿,可把穆如寒江和硕风和叶给臊地啊。

    穆如寒江捅捅硕风和叶:咱俩害了兄弟,还让兄弟跟咱俩一块儿受罚,太不仗义了!

    等龙老头心软了想回来让三人不用罚跑了,刚到操场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厥过去。他们不知道从哪儿借来的担架,牧云笙抱着膝盖坐在担架上大有挥斥方遒的意思,穆如寒江和硕风和叶两人鞍前马后满头大汗脸上尽是嘚瑟,他俩手上抬个人跑得飞快,还有空跟路边正在上体育课的班级抛媚眼打招呼,隔壁班领头吆喝的就是牧云笙的堂妹牧云严霜,小丫头片子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再跑快点啊!”

    本来是叫三人回去上课,这好,他隔着操场吼:“不许用担架,给我背着跑到午饭!”

    穆如寒江和硕风和叶就这么轮流驮着一脸风轻云淡的牧云笙在各年级的瞻仰下绕着操场风光罚跑。

    自此灾星铁三角的传说传遍大端高中的各个角落。

    FIN.

2.关于情书

     午饭,天台,牧云笙在吃家里备好的便当,硕风和叶在吃食堂小炒,自己在吃大哥的爱心便当。午饭没什么不同,午饭旁边的地上也和往日没多大区别,无非就是牧云笙收到了大概全年级二十几封情书,硕风和叶收到了来自同年级甚至初中部小姑娘的情书三十来封,自己,零。

  “我就是不明白了,我怎么从来没有收到过。”钢铁直男穆如寒江发出了来自灵魂的质问。

    硕风和叶翻了个白眼:“你上次春游你和苏语凝一路,怎么把人家小姑娘气哭的?”

  “我啥也没干啊,就是打枪赢了个娃娃,然后她问我能不能给她我一紧张就给掉地上了。我哪知道她为什么哭啊!”

   至此,牧云笙也同硕风和叶一起毫无同情心的翻起了白眼。

   算了,兄弟,我俩一人匀你两封意思意思得了,别老想着女人没意思。

   钢铁直男穆如寒江今天仍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收到情书。

   FIN.

  

评论(7)
热度(66)

© 守序善良的29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