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序善良的299

白夜追凶双关周all周/八团坑中,杂食,主横雏,大山田/84/其实我发现自己团内21个cp好像都能吃了/叶蓝/黄喻/韩张/all江/方邰
节操丧失/脑洞奇妙/文笔渣/图力负五

【周翔江】现代志怪PARO

【翔江】现代志怪PARO

OOC啊那个OOC,OOC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孙翔:山狞  风灾

周泽楷:旱魃 旱灾

江波涛: 人类 天生阴阳眼 只能看见灵体 没错 江副基本上可以说是个瞎子 

方明华:还没想好_(:з」∠)_

杜明:纯阳宫第三十八代掌门弟子,目前下山历练中

吕泊远:驻事务所的高僧,专注化缘开光捉违法乱纪的妖等伟大事业

想了想决定写周翔江……给了二翔和小周这么酷炫的设定于是决定让他们酷炫下去=v=

     “各位观众朋友,我市将持续雾霾天气,请给位市民出行注意安全……”老旧的电视机里天气姐姐的播报声兹拉作响。

      孙翔不耐烦地从江波涛手中抢过烟卷,深深吸了一口,打算酝酿烟圈时,江波涛揪住孙翔的耳朵,青年撇撇嘴,悠长的吐出气,白色的烟圈没有出现,办公室里却掠起清风。周泽楷皱着眉把桌子上的文件压住,江波涛摆摆手让他继续工作。

      “咚咚……”江波涛挑了挑眉,示意杜明起身开门。事务所漆成正红的大门是找纯阳宫定制的桃木门,同僚们通常不会如此有礼貌,那么上门的,一定是有缘人。杜明一开门,江波涛本来微微挂着笑的脸顿时僵住。

   杜明笑着问门外的女子:“小姐,请进。请问您是来咨询,还是开光?如果是开光的话麻烦您周三再来,云大师目前不在S市。”

     女子被杜明引到事务所的小沙发上,江波涛推了推孙翔让他去倒茶,孙翔这才把重如千金的屁股从沙发上挪开。女子拢了拢披肩道:“听朋友说,你们能驱邪?”

     “这位小姐,请问贵姓?”江波涛一边抬手示意女子慢慢说,一边从茶几底下抽出一台造型精致的笔记本。“我叫袁清清,是个编剧。”女子有些局促的把披肩的流苏握在手中。

     江波涛的笔记本开机速度很快,桌面上的图标少的可怜,点开右上角标注记事本图标的软件,笑着对袁清清说:“袁小姐不要紧张,慢慢说,我们事务所的咨询不收费,我们会根据具体情况给出建议的,请放心,我们是有政府认证的良心单位。”孙翔这才慢吞吞的倒完水回来,途径一块儿被镶在墙上由“S市人间界管理分部特批”的营业许可,杜明接过茶水晃了晃,这才把杯子递到袁清清手里。

     袁清清喝了口茶,茶水入喉,突然就没那么紧张了,肩上一轻,袁清清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江波涛朝袁清清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袁清清这才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一个月前接替之前的编剧的工作开始为XXX剧团编写这次的舞台剧本,但是从那之后,怪事儿就开始接二连三发生了。刚开始,只是觉得身体感到特别疲劳,和那种因为不规律作息引起的疲劳不一样,就像,每天持续进行高强度工作之后的身心疲劳。之后,每天接连不断的做恶梦,最近出门也非常容易呕吐,去探班的两次都吐了。”

     杜明突然打断袁清清:“袁小姐说的那个XXX剧团是不是之前接连死了女一号和女二号的那个?我还以为他们肯定关门大吉了呢!”袁清清皱了皱眉,江波涛斥道:“小明,别乱说话。”

    “不好意思,杜明他说话口无遮拦,回头让老板扣他奖金,袁小姐您继续。”杜明摸摸后脑勺转回自己的办公桌后玩儿手机。

   “确实是那个剧团,不过他们最近提拔了一些新人,剧团的赞助商也没有撤资。”袁清清皱眉问江波涛:“这和我的问题有关系么?”

   江波涛笑着说:“这我说不好,我想问问袁小姐当时在剧团身体不适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袁清清一只手捂着胃部说:“我一进剧团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然后胃里就特别不舒服,不过我又不止吐了那一次,大概是因为剧院最近在装修所以油漆味特别大吧。”

   “那么袁小姐,您最近感到不适的除了剧院还有哪儿?”江波涛手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儿,眼睛微微眯起来,孙翔瞥了一眼江波涛的屏幕,把手搭在笔记本的电源口,江波涛这才满意地睁大眼睛,靠回沙发背上。

   “这也要啊?有一次是开车路过XXX那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恶心的不行。还有一次是两个星期前去XXX商场陪朋友逛街的时候。”江波涛回头问了一声周泽楷:“小周,XXX商场的那个案子是蓝雨他们接的?”周泽楷点点头,然后指向孙翔。

   “哦,那个案子我跟着黄少天去的,黄少天说不认路非拉着我一块儿去,就上上个周四吧,已经解决干净了。哦!原来如此啊……”孙翔看了江波涛一眼,江波涛点点头然后对杜明说:“小明,你这个月画的符呢?”杜明“哦”一声,转身进了另一个房间,翻箱倒柜后,袁清清就看见杜明手持半打黄纸出来。

   “袁小姐,你回去把黄纸随身携带,一张黄纸带一天,从现在下午三点开始算,明天这个时候把用完的符纸烧了换新的,以此类推直到用完,如果没有好我们可以不收这六张符的费用,最近尽量不要出门。哦,对了,你身上的玉镯子最好再去庙里开个光。”江波涛让杜明把符纸装在特制的信封里递给袁清清,信封的角落里还印着:轮回咨询事务所。的字样。

  “袁小姐,这是符纸的定金,效果不好我们会把定金退给您的,这是合同麻烦签个字儿。”袁小姐狐疑的拿起合同观察了一下,刷卡付了钱,签好字。杜明教了一下她怎么把符纸折叠好随身携带,袁清清带着忐忑离开。

    江波涛把文档保存好,发了一份儿给周泽楷,这才拍上笔记本盖子。笔记本盖子上用小篆刻着:墨家设计,纯阳宫监制。

    孙翔问江波涛:“你准备去XXX剧团看看?”江波涛耸耸肩:“不准备,迟早上门的事情,不必上赶着去。”杜明趴在桌上玩儿PSP:“那姑娘也挺倒霉,估计那个镯子是小时候爹妈给弄的,倒不算凡品,能勉强坚持到现在。她刚刚进来的时候,呵!背后那一团。刚刚江副脸色都变了,估计,那几个跟着她的长得够丑。”

   “瞎扯,明明是死状惨烈。”杜明话还没说完孙翔就不客气顶回去。江波涛捧过孙翔倒得茶水:“孙翔你多大了,别欺负小明。”杜明马上狗仗人势,气焰嚣张起来“就是就是!”孙翔不屑“呿”了一声,站起来俯视杜明:“有种来战啊!”。真要比,孙翔比杜明大了岂止百岁,但是孙翔的心智也就是刚刚成年而已。江波涛扶着额头,杜明跳起来手上已经捏起了法诀:“要比就比谁怕谁啊!”一条水龙刚刚成形还没对着孙翔冲过去呢,周泽楷走到江波涛旁边捏起刚刚夹在烟灰缸上的烟轻轻一吸,接着对水龙无声的吐出一口气。水龙立刻烟消云散,屋子的玻璃上凝起一层水雾。

   江波涛欣慰的继续喝茶想到:不愧是这里活得最久的千年僵尸,果然小周最可靠了。

  两天后,在江波涛跟周泽楷抱怨自己这个月的薪水又岌岌可危,让社长周泽楷命令杜明上街给人算卦赚外快时,事务所的桃木大门响起了“咚咚咚”的急促敲门声。

==============================================

只有鬼才知道有没有后续_(:з」∠)_

看了什么奇妙的东西诞生了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顶着锅盖逃跑ε=ε=┏( >_<)┛ 

艾玛窝的LFT终于好了!!!!!【大家在十区看到不要揭穿我【。

接下来的更新估计都在十区……因为后面可能会有大尺度的血腥场面描写=v=

评论(4)
热度(51)

© 守序善良的299 | Powered by LOFTER